快捷搜索:  as

听鼓城头叠鼓声翻译赏析

《听鼓·城头叠鼓声》作者为唐朝书生李商隐。其古诗全文如下:

城头叠鼓声,城下暮江清。

欲问渔阳掺,时无祢正平。

【媒介】

《听鼓》是唐代书生李商隐创作的一首五言绝句。此诗写城头鼓声引出思念东汉末年祢衡击鼓骂曹的遐想,抒发生发火者愤世嫉俗、唾弃权贵的情感。前两句写景,交卸了暮色入耳鼓的事实;后两句从暮色中的鼓声遐想到昔时击《渔阳掺挝》的人祢衡。全诗寄慨遥深,意蕴丰盛,多层意蕴环环相扣,对旧事的追忆、对现实的感慨,融汇成一股郁愤之气,回旋来去。运用典故却并不晦涩;说话平实而气韵深婉。

【注释】

⑴叠鼓:重迭的鼓声。这里指复杂的鼓声。唐温庭筠《台城晓朝曲》:“朱网龛鬖丞相车,晓随叠鼓朝天去。”

⑵暮:黄昏时分。江:指长江。

⑶渔阳掺:即《渔阳掺挝》,鼓曲调名。掺:三挝鼓。掺、挝,都是“击”的意思。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言语》:“祢衡被魏武谪为鼓吏,正月半试鼓,衡扬枹为《渔阳掺挝》,渊渊有金石声,四座为之改容。”

⑷祢正平:即东汉文人祢衡(173-198),字正平。《后汉书·祢衡传》:衡字正平,少有才辩,而气尚刚傲。“(曹)操欲见之,而衡素相轻疾,自称狂病,不肯往,而数有恣言。操怀忿,而以其才名,不欲杀之。闻衡善击鼓,乃召为鼓吏。因大年夜会来宾,阅试音节。诸吏过者,皆令脱其故衣,更着岑牟单绞之服。次至衡,衡方为《渔阳掺挝》,碟躞而前,容态有异,声节悲壮,听者莫不慷慨。衡进至操前而止。于是先解衵衣,次释馀服,裸身而立,徐取岑牟单绞而著之,毕,复参挝而去,颜色不作。操笑曰:‘本欲辱衡,衡反辱孤。’”

【翻译】

城头上传来了叠鼓声声,城墙下日暮时江水清清。要想学那一曲《渔阳掺挝》,这时世已经没有祢正平。

【鉴赏】

此诗前两句写景。薄暮时分,书生闲步城外。只见古老的城墙屹立在夕阳余辉中,显得那么肃穆,彷佛在沉思;城墙下,江水汩汩,彷佛在低声诉说。黝黑森严的古城墙、流经千载的江水,再加上朦胧的暮色,这番天气很轻易在人们心头唤起一种地老天荒、宇宙无穷的感慨。此刻,城头上又传来煽惑感动的击鼓声、悠长的号角声。鼓角之声融入苍茫暮色,飘落在江面上,与啼哭的流水声,汇成一首奇异的乐曲。它仿佛是热烈的叫嚣、愤怒的招呼,又仿佛包孕着凄历的呻吟。它使人激动不安,又使人凝神覃思。“城头迭鼓声,城下暮江清”,从字面上看,只是交卸了暮色入耳鼓这一事实,然而它却衬着出了一种苍凉而幽怨的气氛。

那时急时缓、顿挫抑扬的击鼓声使书生想起了历史上着名的击鼓骂曹的故事:三国末年,曹操挟皇帝以令诸候,威震朝野;而一介墨客祢衡(正平)却偏偏不肯凑趣儿他。曹操为了赤诚祢衡,有意令他充任鼓吏。一日,曹操大年夜宴来宾,令祢衡击鼓娱众。祢衡安闲不迫,裸体易服,击《渔阳掺挝》,声节悲壮,听客莫不为之动容。随后,他又大年夜骂曹操弄权。曹操虽恨之入骨,但又恐杀之而招致物议,便把他送到刘表处;祢衡又搪突了刘表,着末送到江夏太守黄祖处,被杀。书生此时所滞留之地,恰是昔时祢衡被杀的地方,那在苍茫暮色中显得非分特别悲怆、浑远的鼓声,自然使他想起昔时击《渔阳掺挝》的人。书生不禁慨然叹道:“欲问渔阳掺,时无祢正平。”

由所闻之鼓,想起《渔阳掺挝》;由《渔阳掺挝》,想到击此调而丧身的人,可谓遐想自然,一气贯通。见景生情,追忆旧事,这是第一层意思。“欲问渔阳掺”,阐明书生又清醒地意识到眼下所闻并非祢衡所击之曲;之以是听不到那悲烈之调,乃是由于“时无祢正平”。由追忆旧事而回到眼下情景,发出惋惜之叹,这是第二层意思。然而,当当代上多是阿奉权势、趋时媚上之流,正必要像祢衡这样的人慷慨击鼓,以《渔阳掺挝》的清亮之音扫荡混浊之气,使媚俗者自惭,使权势者知羞。可惜如今既听不到那曲《渔阳掺挝》,也见不到像祢衡这样的人。其时,恰是牛党当权,李党纷繁被逐之时,国事日非,书生愤慨极深。追昔抚今,一吐胸中块垒,这是第三层意思。三层意思环环相扣,对旧事的追忆、对现实的感慨,融汇成一股郁愤之气,回旋来去,寄慨遥深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